60年供水服务思考:水务企业如何从“大众”到“小众”
发布时间:2016-9-19 发布人:海口威立雅水务有限公司

 水务行业是传统行业。大多水务企业都有着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发展历史。但厚重的企业发展积淀,不仅是水务企业发展的经验财富,也是水务企业发展的沉重包袱。在互联网、大数据经济时代,面对大刀阔斧的供给侧改革,水务行业不得不正视诸多挑战和机遇。

 在这样的背景下,水务企业也在不断寻找突围之路。福州水司在成立60周年之际,不仅回顾过去的成绩,也针对目前水司发展困局,提出了对未来发展的思考。8月12日,福州水务、福州自来水有限公司共同主办了“新时期、新起点,用智慧水务连接城市未来”的主题沙龙,本次沙龙也得到了中国供水服务促进联盟及福州市国投集团的大力支持。沙龙围绕供水企业的发展现状,认真思考、探讨了供水行业及市政公共行业未来的发展趋势,并系统分析了在当前背景下,福州水司如何更好地支持福州的发展,提供更好的服务。如何结合高科技、互联网、大数据,结合各种融资渠道,从智能供水到智慧水务,为福州水务的建设贡献应有的力量。

 供水行业应跳出陈旧模式,完善水价机制

 “虽然水务行业是一个古老的行业,但却是年轻的产业,以前自来水公司往往是国有独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公司。在新时期、新起点,水务公司的改革势在必行。”

 E20环境平台首席合伙人、中国供水服务促进联盟理事长傅涛从三方面分析了供水行业的特性,并指出,这些特性是供水行业改革的原点。

 市政行业虽然是公共行业,但电力、铁路等行业基本都是中央垄断,事实上,市政公共行业是以供水为代表的,地方政府是责任主体。地方事权和财权不对等,造成了地方没有能力独立完成高水平的公共服务。其次,供水具有公共性,公共性在经营上一直存在矛盾,一种公共服务能不能让企业完成,这也是改革面临的问题之一。再有,供水行业与污水处理行业不同,具有经营性。傅涛指出,这些也带来了诸如服务水平不高,但资源费不断上涨,价格调整不到位等问题。

 傅涛指出,我国供水行业面临水资源费日益上涨,而水价调整不到位的局面。按照价格管理办法,以及成本监测办法,水资源费从性质上讲可以与污水处理费一样代收,代收的话可以直接到末端。水资源费是消费者的消费税,“谁用水,谁出钱”。现在的管理办法是把水资源费当成供水成本对待。而大部分城市自来水公司没有得到政府持续性、稳定性的补贴,大部分经营依靠水费及银行贷款。这种陈旧的模式,走着走着就会出现问题。负债率越来越高,资产的优良率、企业的盈利率越来越差,从而造成经营困难。

 福州市水务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宏景表示,服务做得越好,成本越高,但价格是一定的,这永远是矛盾的话题。目前供水的需求越来越严格,供水成本越来越高,企业经营压力越来越大,资金需求越来越迫切。福州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任陈宙泉则表示,“没有利润哪来服务”,企业整天为生存发愁,提高服务很困难。因此,企业要改革,政府机构的管控也要有一些适应性的调整。

 “水价机制问题是供水企业改革过程中非常重要的环节。”福建农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苏时鹏强调,价格机制往往是产业发展的核心。目前福州水价相对来讲是比较低的,执行的是2010年的水价,居民水价是1.4元/吨到1.7元/吨之间,而厦门2016年刚刚调整为2.2元/吨。从这个角度讲,水务服务水平的提升,将给福州供水行业的发展带来一定空间。苏时鹏强调,因此应该明确一个调价的周期和机制。如果纯粹按照原有成本去坚守,或者通过打报告来批准,是不利于行业发展的。明确相应的周期和调价机制,可以促进企业的发展。

 水务企业应该放下身份,着眼小众市场或将带来新突破

 经济新常态下,全面深化改革给供水行业发展带来了机会和挑战。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苏时鹏认为,供水行业中很多企业都像福州水司一样,有长期已经沉淀的发展历史和模式,但在目前大环境下,以往陈旧的模式可能会松动,即使企业自己不愿意改革,也将有一定的压力带着企业去改革。

 “水务企业必须要放下身份,如果再坚持高傲与自满,就很难活下去。”傅涛指出,调价是必须的,但是企业不可能指望调价赚大钱,要获得更好的收益,就要在增值服务上有所突破。

 供水行业是为数不多的没有自己标准的行业,没有真正把行业的专业度建立起来,甚至行业中没有一家企业具备标识。傅涛提出,“中国梦、供水梦、水龙头直饮梦”,水龙头直饮是高水平的一种标志。国际上很多国家已经实现了直饮,不是中国做不到,而是没有人担风险去做。供水行业会重构,重构的动力表面上看是资本,骨子里是服务、是品牌。供水行业推了十几年都推不动的改革,是没有把逻辑讲清楚,他指出,应该将蓝色供水形成未来的品牌,像北京、上海、福州这样的都市必须要建立高水平的供水。

 傅涛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相当于招待所,像香格里拉等五星级的宾馆是相对高档的招待所,而有的招待所虽然也同样经营着,但只是一栋破楼,并没有品牌。普通的游乐场与迪士尼游乐场相比,为什么迪士尼有这么高的知名度,因为有品牌。

 这就如同300个城市各自建立了招待所形式的公司,都没有服务的标牌,虽然福州供水达到了4A级,但是没有福州水务的品牌。傅涛强调,形成品牌以后才有利润,才有优质优价。如果没有品牌不可能形成好价格,也不可能有资本价值。

 傅涛认为,供水行业正站在新起点上,未来小众市场的兴起,将有一部分人在意服务价值的附加。未来供水行业的发展趋势很像招待所的改革。大众服务都是基础的服务水平,傅涛认为,供水基础服务的价格涨速会越来越慢,供水公司应该探索从基础服务向个性化服务转移,敢于应对公共服务价格下降的大势,可能20%的客户会带来80%的利润。

 福州市国有资产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韩芝玲认为,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很看重生命质量,会愿意购买优质服务,这部分利润可观。如果福州在这方面做到突破,也是提高城市价值和宜居城市很重要的组成部分。对此,陈宏景表示,未来福州水务要从专业化、小众化服务上下功夫,完善个性化服务。

 “在新形势下,包括福州水司在内的水务企业要理直气壮的做大、做优、做强。”苏时鹏表示,在全面深化改革过程中,是选择坚守还是突破?水务行业在追求专业化的同时,也出现了环境服务一体化、系统化的趋势。面对越来越多PPP项目的上马,越来越多的跨界野蛮人的进入,水务行业能不能挑起这个大梁,福州水务企业能不能作为主导者去整合其他的公司,都是未来改革重点思考的方向。傅涛也强调,供水的各个环节都不能单单是服务于自己,而是应该让各个环节先服务于自己,再服务于社会,而后服务于全国。陈宏景表示,福州水务非常明确的战略目标就是要做福建地区的首席环境服务商,在地区中做龙头,做引领者,做标杆企业。所以要突围,要不断占领市场。

 挖掘沉淀价值,智慧水务建设是未来努力方向

 面对越来越激烈的市场竞争,供水企业需要不断发挥自身的长板。对此,傅涛以福州水司为例认为,在目前的背景下,对于福州水司来讲,上比不过央企,中比不过已经上市的公司,即便接通了资本市场,在巨人群里也是相对弱势的,但是福州水司的优势是对供水60年的理解,这不是葛洲坝和中铁等企业可以相比的。但只有将60年的理解延伸出来,才是优势最好的释放。

 福州水司60年的发展,留下的数据是什么?E20环境平台高级合伙人方桦表示,其实每个数据背后都有一段历史,每一个数据背后都有沉甸甸的付出。但是数据背后的价值和未来如何利用,是值得深思的问题。他强调,数据是未来第一生产力,每一种数据之间的关联和非关联性,让我们在整个管理层包括生产层都存在着一个大的价值链。大数据在整个互联网时代让人们生活改变了很多。在互联网时代,供水行业是真正做到2C端的行业,未来发展、空间和前景非常广阔。

 “福州水司拥有了200多万户的服务终端,在大数据下,事实上就是一个数据的载体或者平台,依托这个平台,可以延伸非常多的增值的服务。”因此,苏时鹏认为,提出,“互联网+”的概念应该引入到供水领域,做到“水网+”,既可以提升管理服务,也可以是拓展业务的基础数据载体。目前福州提出的“N区叠加”战略,为未来的发展提供了很好的机遇。陈宏景认为,“水网+”,或将挖掘出数据带来的无限价值,这也是福建水务未来要思考的问题。

 方桦指出,智慧水务的核心就是大数据。水联网董事长万众华认为,从数据到智慧要分成三步走,第一步数据先到信息,第二步从信息到智能,第三步从智能到智慧。大数据超越了传统数据库的工具,更多是多维度的融合,多维度实际上是精细化的设计。

 粤海水务集团信息中心主任钱民主结合粤海水务多年实践经验,介绍,粤海水务的智慧水务解决方案是在搜集各家自来水公司在运行中遇到的问题后提出来的。这些分析包括人耗、能耗、药耗等内容。钱民主表示,现在各行各业想迈向智慧必须考虑的几大要素:云计算、大数据、移动互联网、物联网、智能硬件。特定形式的智慧水务标准解决方案可以多个纬度上为智慧城市建设提供支撑。

 陈宏景表示,智慧水务并不遥远,它就在我们每个人身边,它又是这座城市职能神经,保障着城市每一处每一天的安全运行。下一步福州水务将会以更加开放的心态和互联网思维实现智慧水务的实现和提升。建立水务数据中心、安全保障以及推进机制在内的总体架构,通过智慧水务的平台,确保居民用水安全,第一时间解决居民对用水的需求。相信在智慧医疗、智慧家居逐渐走入人们生活的时代,福州市民也会感受到智慧水务的便捷。

(来源:中国水网)

 



[ 关闭 ] [ 回到顶部 ]